Taiwan Model – A path for China – Charlie Smith – Hope Talk – 2020 Vancouver TAIWANfest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Taiwan Model – A path for China – Charlie Smith – Hope Talk – 2020 Vancouver TAIWANfest

我是Charlie Smith 我是溫哥華《喬治亞週報Georgia Straight》的總編輯 我在新聞界工作了30多年 我曾在CBC電視和廣播台工作 我編輯過商業雜誌,也曾是一名自由撰稿人 所以我寫過很多出版品 我曾在Kwantlen教調查新聞學 那時候被稱為Kwantlen大學學院,現在是Kwantlen理工大學 在我教書的過程中,我嘗試教導學生撰寫有關流散難民的報導 因為人們來自不同的國家,國家中主要是同一個種族,使用同一種語言 要了解流散難民是複雜的 而且並不是都適合所有人 所以特別是對於在溫哥華的華語社區 則有更大的文化差異 這就是為什麼我試著幫助學生 學習如何在多元化的社會中 學習如何把報導寫好 這是件大事,但沒有人為任何社區說話 在所有的社區中 都有極大的文化差異 就像你看南亞的人 他們可能來自千里達,來自烏干達 來自斐濟,來自印度 來自斯里蘭卡,來自孟加拉國,或來自巴基斯坦 但在膚色或其他方面來說 對加拿大高加索人來說看起來是相似的 其實他們有極大的不同,同樣的對於說華語的人也是 我見過一些會說中文的人來自秘魯 他們的名字像是Carlos和Jose 而且會說西班牙語、廣東話和英語 所以你看到的是 流散的華人僑民 有來自印尼的華人 來自菲律賓的華人,而菲律賓人稱他們為“ chinoy”,而他們人數而不少 然後有些是來自台灣 他們會說中文,也可能會說台語(閩南話) 因為台語是一個在台灣 被中國的殖民者壓制很多年的語言 所以你可以看到 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 我喜歡一家在本拿比的中式印度餐廳 老闆是加爾各答(印度城市)人 所以當你遇到某人時,你不能假設 他們可能來自哪裡 而我認為你要對擁有不同外貌特徵的人們感到好奇 當你遇到不同人時 應從與他們的對話中學習 我發現在溫哥華生活就是一個免費的學習機會,去探索這個世界 因為我可以認識世界各地的人,像是有台灣人 甚至有來自迦納 來自索馬利亞或義大利的人 這是非常好的 學習機會 我認為 對我來說 台灣人所做的事之中,對我來說最突出的 一個是對藝術和文化極大的推崇與讚賞 二是對人類平權的珍視 我無法想像我曾告訴過你多少次 我們在報紙上提及LGBT議題時 有些所謂”華人”社區裡的人 會為LGBT議題發聲或倡議 事實證明他們的文化背景可以追溯到台灣 之前有一個案例,一位家長 在溫哥華學校董事會上發言 討論關於 她的小孩是跨性別的事 並表達非常進步的觀點 我很想採訪這個人 於是打電話給她 “你的文化背景是什麼” “哦,我來自台灣” 然後我說:”我想也是,你一定來自台灣” 而這只是與人接觸往來時,你會學習到的其中一部份 所以如果你去參加像台灣文化節這樣的活動 不過今年很不幸因為疫情的關係,不然我一直很喜歡去 台灣文化節的台灣書店

這是在Granville街上,由一位Iris女士負責的節目 每當我去時 總有很多的知識分子在那裡,而我可以藉此機會,與他們討論他們的理想和最近發生的事 所以我認為很值得 去公立圖書館認識及了解 我認為非常壯麗的台灣 我認為當鄧小平成為中國領導人時 最初加拿大人都很樂觀的看待這件事 或許我們可以跟中國 建立一個新的關係 鄧小平也知道如何在大眾之前建立公共關係 就像去美國德州,他會戴一頂牛仔帽 讓他看起來很親切,而他只是一名老菸槍 本來就安排好從監獄出來 成為中國最高的領導人 經濟變得更開放,我認為世界各地對於這個消息都很樂觀,包括加拿大 因為我們與中國和香港擁有悠久的歷史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認為讓我們變得更加謹慎 的第一個真正的徵兆是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 學生們聚集在一起,希望擁有民主的權利 李鵬是鄧小平政權中其中一位主要領導人物 他監督了整個對學生襲擊的大屠殺 我認為當加拿大人看到這種情況時,他們內心是心碎的 為紀念此事件,人們在UBC大學創建了一座雕像 — 民主女神 然後在溫哥華,人們開始了民主社會運動,來支持中國 我認為那真的是一個非常難過的事件 鄧小平在幕後下了所有的指令,因為他根本不在乎 當時他們並沒有相同的經濟規模 延續到90年代,中國經濟變得更加強大 我認為當時加拿大的商業市場,正值商品價格上漲的時候 我們在1990到1991年那時候,擺脫了國內嚴重的經濟衰退 但我們還有一個巨大的公共債務,在Mulroney到Chrétien的早期任職時期 我認為加拿大有部分很想整理國家的財務問題,降低我們的債務對GDP的比率 而中國則被認為可以在這個時候 幫助我們 因此,與中國的貿易增加了,特別是向中國出售商品 我看到了這個期待 我們也看到中國學生來加拿大學習 教育是一個出口產業 但我們不斷感受到一些跡象 中國並不和我們預想或期望的一樣 而我們期望的是一個維護世界公平的角色 我認為下一個對象會是西藏 你會看到 對藏族無情的鎮壓 然後因為漢族的大量遷移,佔據了這片土地 打個比方就像在加拿大 假設我們擔心魁北克分離加拿大 因此,我們將一大堆人從其他地方搬到魁北克 這樣我們有絕對多數的 非魁北克人來預防 魁北克人表達自己的民族自治 中國現在已經不能被信任了,而現在我們在經濟上卻依賴他們 所以如果孟晚舟 被移到美國並面臨起訴 我們知道 這個暴力政權 會對加拿大進行不利的行為 不管是否跟之前一樣 在兩國貿易上,懲罰加拿大農民進口 可能會想要影響我們的高等教育機構 禁止中國學生來加拿大念書 有可能因此對加拿大的學校董事會不利 然而 我明白為什麼加拿大人 想與中國來往,因為這對加拿大的經濟是好的 不過看到最近發生的事,這很另人失望和心碎 特別是看到發生在香港的一切 因為加拿大和香港的關係是如此緊密 還有另一個問題是

中國使用科技作為監控的手段 我們很擔心臉書或Google的監視,但這與中國相比算不了什麼 所以 我認為我們必須非常地謹慎 在北美,我們可以看到好萊塢正在淪陷 被中國影響 因為電影製作公司把電影送交中國審查 難道這不就很像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無數人們與納粹戰鬥甚至戰死 而我們卻說:“哦,我們要審查我們的電影,來取悅那個綁架我們人民的獨裁政府 那個統治西藏 且有野心擴大統治 到現在還保有1840年代的過時限制觀念,並認為這些限制是重要的那個國家” 而對於加拿大的制裁 就是將Michael Spavor 和 Michael Kovig關在監獄 關了超過500天 而他們的罪行是什麼? 他們只是兩名,當時在中國的加拿大人 只因為加拿大政府依據國際條約行使了臨時逮捕令 而這是處理孟晚舟案件時尊重法治的行為 但他們並不是唯一的兩個加拿大人 被扣留在中國的監獄裡,其實還有很多人 另一件 令我憂心的事是,被關在中國監獄的鷺島酒莊老闆John Chang 他雖然是溫哥華列治文的人 但其實他有台灣的背景 但他因為海關糾紛被捕 現在已經入獄了,但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而他的家人為此受到很多苦 所以 中國的獨裁正在逐漸伸長手臂 試圖影響加拿大,以及擁有超過30萬加拿大人居住的香港 我最近寫了一篇報導,關於戴耀廷,他是一名法律學教授 他是香港雨傘運動的發起人之一 這項運動呼籲香港實現公民權利與民主 但後來發生什麼事? 他因涉嫌妨害公眾利益而被開除了 在台灣,也有類似的學生運動:太陽花學運 這個運動的抗議者佔領了立法院 他們和雨傘運動的學生做了一模一樣的事 但在台灣 不會有法律教授因為抗議而被解催 是的,我認為很可惜的是 加拿大政治和媒體 未能充分地感激及看重 台灣與加拿大之間的連結 了解我們可以從台灣學到什麼 以及台灣與加拿大之間的關聯性 首先,我來介紹一些或許你不知道的關於台灣的事情 它有大約2350萬人口 面積與溫哥華島差不多,所以 其實並不大 但實際上 從它對世界的影響,它的重要性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 台灣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色是原住民 其人口與加拿大原住民人口的百分比大致一樣 這就是我們可以從台灣學到的東西,我認為他們發展的速度越來越快 在加拿大,我們還有種族歧視和其他與原住民之間的問題 他們則選出了原住民立法委員 在加拿大2004年的選舉曾經提出這樣的討論 NDP的領導人Jack Layton只在他其中一個社群平台上,一次地提出這個問題 但這是我們大家都應該討論的問題 我們也可以從紐西蘭學習 如何與原住民交流往來 另一件事是,台灣 也曾經歷過一段被殖民的歷史 這與加拿大的經歷非常相似 這同時遺留下了非常久遠的影響 但是我們可以向台灣人學習的是 我認為他們在去殖民化思想方面做得比加拿大更好 他們也同時會欣賞殖民時期,在他們文化身分上所帶來的影響 並且創建出新的身分認同 一個獨立的身分認同 而與中國的身分認同截然不同 與其他殖民者身分認同也不一樣,不管是日本

西班牙 荷蘭,都一樣 因此 我真的很喜歡一本由歷史學家史明所寫的一本書: “台灣人四百年史” 他探討了台灣的殖民歷史 當時 是荷蘭人 先到了台灣,再來是明朝時 明朝的人打敗了荷蘭人 後來西班牙人在那裡待了一段時間 這些都是影響台灣的重要因素 然後接下來 史明專注在 明朝及特別是清朝的歷史 在那個時代,有很多著作寫著台灣不屬於中國 那是一個海盜居留的地方,不是屬於中國的一個省 這是歷史記錄上所寫的 加拿大人需要知道這一點,因為中國一直宣稱它是其中一個省 它不是,它只是曾殖民過台灣 然後在 中國與日本打完仗後 因為馬關條約 這個殖民地轉移到了日本 讓台灣成為了日本50年的殖民地 而日本人其實還有另一個 對台灣的影響 那就是引進,從西方水彩畫到古典音樂的知識,應有盡有 這也奠定了台灣人身份的基礎 那個時候 台灣人 對藝術和文化有極大的欣賞能力 而你所要做的就是去看李安(Ang Lee)的電影 有許多像李安一樣的導演和電影製作人 在這個溫哥華島差不多大小的國家上 台灣的電影業非常繁榮 也有興旺的舞蹈表演 例如,雲門舞集 還有 台灣畫家的無限創造力 我認為我們加拿大不完全了解如何 向台灣學習 如何滋養自己的藝術和文化 一方面擁有經濟增長 同時也 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台灣人 同樣,跟加拿大都有對騎腳踏車的熱愛 喜歡在島上騎著腳踏車 也有 對大自然和國家公園的熱愛 而這 都是 台灣人的一部分 我最近接觸過的也採訪過的一位偉大的台灣作家 他是 一位非常熱愛自然的環保主義者 所以這是與加拿大相似的另一點 但是後來發生了什麼,這非常重要 在中國內戰之後 當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敗給了毛澤東和共產黨 他們做了什麼?約200萬的人來到了台灣 那是殖民的最後一波浪潮,在台灣實行了戒嚴 在1947年的2月28號發生了大屠殺 每個台灣人都知道 當時有10,000人死亡 我認為西方人並不知道這一點 這是對市民無情的鎮壓 正巧也可以對比於我們今天在中國看到的情況 因此 台灣人民為了國家獨立而戰 在加拿大以及其他國家的台灣人,都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努力的推進國家獨立 表現他們抗爭的原因:“我們是自己的人民,我們不是中國的一個省” 甚至中國 在19世紀時也沒有說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 但他們現在宣稱了這一點 所以 我認為我們可以從台灣精神上學習 這是一個和平的國家 我認為台灣做了很多國際援助,這也是另一個 我們可以向台灣學習的地方 民主也像一朵溫柔的花朵 如果沒有營養的話 你知道的,它會枯萎 因此,這也是要記住的事情 我相信 另一件可以做的事是 當你看到新聞報導有問題時,指出錯誤,教育媒體 並從錯誤中學習,我們並不完美的 我認為那也是另一回事 還有 我意識到 不同國家的代理人,在加拿大會經營很多自己的支持群眾或網軍 當人們對某些政府提出不同看法時,他們的支持者會試圖讓一些聲音閉嘴

當然還會有第三方中間人參與,但不會留下任何證據,也不會知道政府代理人有沒有涉及在裡面 但我是相信這些事情正在發生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 必須接受這就是現實:民主是很混亂的 台灣人甚至任何人都知道 最終 如果你站在真理的一方 你做的事是正義的 你將贏得很多支持者 甚至 可能扮演一個角色 負責幫助台灣保持 這自由而充滿活力的民主 以及未來多年將持續扮演的,藝術和文化中心的角色 這是值得去奮鬥的 他們的醫療保健系統也是另一個成功的例子 台灣他們的做法是 他們走遍世界 去各國研究,什麼醫療系統是對法國人最好的? 什麼醫療系統是對英國人最好的? 什麼醫療系統是對美國人最好的? 什麼醫療系統是對加拿大人最好的? 什麼醫療系統是對美國人最不好的? 什麼醫療系統是對加拿大人最不好的? 他們透過這項研究和努力 創造了世界上最好的醫療體系之一 我認為其中一個問題是 媒體在提高台灣認識這方面做得還不夠 舉例來說,我不久前 在多倫多的一個新聞編輯室與記者交談 我提到了我對台灣的一些看法,然後他們對我提到的其中一件事感到非常的驚訝 那就是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不過實際上那是一些在台灣擁抱進步觀念的人們想要達成的 而這也是 上一屆總統大選其中一個很大的議題 所以 除此之外 事實上台灣 在面對疫情,預防新型冠狀肺炎大流行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 我們可以向台灣學習,但我不覺得它被很多人關注和重視 其中一個我印象很深刻的方法是,台灣政府會查看護照 看人們來台的人之前去過哪裡、做了什麼,運用高科技比對資料 這是台灣累積多年發展高科技的成果 我認為 有一個問題是 台灣從未被關注,因為人們並沒有完全意識到 它可以真正幫助到加拿大 為我們提供資訊 就像俗話說的 “一個醉酒的人靠在燈柱上照明” 我們可以去依靠台灣來照亮我們 向這了不起的國家學習 如此和平,如此民主 同時 如此照顧人民 和 他們如何面對中國 他們已經與中國維持穩定的關係這麼多年了還沒翻船 兩國仍在經濟上有來往 但也仍然保持雙方的政治獨立 我十分震驚當我們看到 一些政治家拒絕說”台灣”這兩個字 就好像我們假裝這個擁有自己的國歌 自己的貨幣及獨立的司法機構 擁有值得我們學習的醫療系統的獨立國家從不存在 這樣想其實是非常滑稽,也非常可恥的 我一直遇到這種事情 我記得一個卑詩省自由黨的內閣大臣 拒絕說”台灣”這個名字 我就在想說 為什麼要這樣? 你發誓 要維護憲法 並在就職時做所有應該做的事情 你卻膽小到不敢說”台灣”這個詞 這個和我們擁有相同價值的民主國家的名字? 在加拿大,有很多台灣人是幫助我們建立這個國家的偉大公民 有很多來自台灣的人 他們在加拿大從事很多專業的工作,包括政治、學術 還有經商,雇用許多加拿大的人民 這對他們很不尊重 我不知道那種恐懼是從哪來的

他們是很害怕,違背這個對自己國家不怎麼重視的獨裁國家的意願 然後擔心他們會綁架身在該國的加拿大人民? 習近平,我覺得他是一個 很不安的人 坦率的說,我記得 他的家族歷史,在文化大革命期間 他的父親是中國共產黨政府中的大人物 最後被關進監獄 然後他的妹妹去世,我認為這些對他心理上傷害很深 但也使他變得更堅強 然而 或許他之前就有了殘酷的特質,但我認為這也許讓他變得殘酷 然後 我們西方國家的人必須接受這一點 當我們 談論人權的時候 我想他腦子裡是在想: “當我們家族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受苦時 沒有人為了我們而站出來 所以當別人遭遇痛苦時,我也不會去在乎他們” 就像Michael Kovrig,已經入獄了500天以上 跟Michael Spavor,也已經入獄500天以上 而如果我看到Michael Kovrig的妻子 她這樣說:”這對我們家庭來說是一個非常難過的情況,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 然後 我想 這就是我們現在要處理的事 習近平他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中國版的普丁 因為 就像普丁一樣 他在擴大自己的統治 鞏固自己的權力 然後 實際上不在乎人民的意願 他只想著他自己而已 這幾乎就是無比的自私狂 我們過去看過很多很自私的領導者 像薩達姆·海珊,他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他們不關心任何人民 如果他們在乎的話,才不會表現出那樣的態度 他們不會讓一個諾貝爾得獎作家 被關在監獄裡直到他去世 因為 他們不想失去面子 因此 我認為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正在面對的問題 並且我認為最終中國經濟的萎縮,將會很快的使習近平失去權力 我認為,對美國來說,對待中國已經有一個口徑一致的共識 但我不認為加拿大也有相同的共識 部分原因在於自由黨,至少是就黨內部的人來說,與中國的關係很緊密 事實上,曾有一個想法是:“好,那我們派Jean Chrétien去,設法讓兩個Michael出獄” 真這樣做的話就太好了 回到好幾年前的情況說起 我認為自由黨在加拿大必須 要非常的謹慎 因為如果他們無法認知到 現在的局勢與狀況 因為他們已經是政治勢力相對少數的政府,它們可能會遭受不好的政治後果 其中一個 跟製造業有關的有趣觀點是,如何運用科技創新帶來改變 台灣可是這方面的專家 我還記得前陣子在跟Chip Wilson談話 他是Lululemon的創始人 也是總部在溫哥華最大的公司之一 他在說製造業 可能會回歸北美 在某種程度上,因為有了3D列印的技術 它不會像之前一樣的勞動密集 成本也不會跟往常一樣高 這給了加拿大一個機會 如果能與像台灣一樣科技先進的國家一起合作的話 將能為製造業帶來好的反饋 我認為 這是我們一直忽略的事情,我們只是認為 所有這些工作只要“離岸外包” 當然,從1990年代就開始這樣處理了 如今,科技的自動化就像一把雙面刃一樣 因為,一方面這可能導致很多人失業 但另一方面,它實際上可以 讓世界各國 減少對有眾多人口成為勞動力來源的獨裁國家的依賴 我認為如果加拿大 運用自己的智慧 並向做得很好的人學習,例如台灣人 那加拿大可能就會有很多創造經濟的機遇 嗯,我認為 首要的是

加拿大的聯邦政客 應該多注意台灣模式 因為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將會被投票罷免 那是他們必須認知且執行的第一件事 原因是 在台灣,最初的政府是國民黨 是由蔣中正掌權 在台灣大家都叫國民黨 “藍黨” 他們很想要跟中國有所接觸 但是大多數的民眾都不喜歡 於是這些民眾聚集在一起建立了民主進步黨,又稱”綠黨 並投票選出了第一任女總統 蔡英文總統 一開始大家都說”哦,她可能會被打敗” ,結果她競選連任時贏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我認為這是個跡象 民眾並不相信中國 然後覺得,中國過多的參與,是不符合國家的利益 因此 加拿大的政治家們可以從中學習 因為我認為民眾真的對,中國綁架了兩個Michael和其他人感到反感 我認為另一方面是 台灣正處在艱難的時候 因為世界各國仍然對中國感到畏縮 但是正如現在所看到的,以及與華為和其他事情一起來看 很多西方國家正在經歷,與台灣人過去相同的過程 舉一個例子,你也可以在英國看到一樣的狀況 我想你可以看到美國對中國越來越不信任 並且我認為這正在傳入加拿大,但時間是有點晚了 也許是因為我們的人口比較少 也許是因為我們在很多方面,與中國的接觸都比其他國家來的更大 我認為這也與加拿大的自由黨有關 他們在政治上受到很多親中國的人非常強大的影響 甚至在政治以外 例如Desmarais家族 其中一個嫁給了Jean Chrétien的女兒 所以 這是另一個方面,但我認為這是有很多層次的,但我想 但我認為歸根究柢 加拿大的政治家 應該多關注台灣 即使他們不在乎台灣或中國 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也應該這麼做 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交一些台灣朋友 與他們見面、學習、深入了解,你就會發現他們是很棒的人 他們很有文化、很文明、很有教養 對我們國家來說是很棒的公民 我想任何有台灣朋友的人都會是這樣想的 我不認為中國政府在乎 台灣的原住民以及後來移居台灣的人 但我認為 蔡英文的政府確實關心他們,關心台灣的原住民 有兩件事我想說的是,我認為台灣的年輕人 應該要以身為台灣人,及擁有這些文化資產感到驕傲 認知早先台灣人面臨的痛苦掙扎 這些勇敢的人所做出的犧牲 當國民政府來台時 在1947年發生的事件 以及後來他們如何能夠爭取自由,擺脫獨裁統治 這真是一個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所以 這是第一件事,我認為第二件事是年輕人應該為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 然後如果他們沒有看過台灣舞蹈 或者沒有看過台灣的時尚 甚至沒有看過台灣的藝術 那麼他們都應該 去好好的學習一下 因為這是一個擁有多元文化的國家 而且把東西方文化都融合在一起 這是我認為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做到的 而這可以顯現台灣人民的思想,是如此的開放 我叫Charlie Smith,我是溫哥華《喬治亞週報Georgia Straigh》的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