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is the education going during COVID-19 in China, USA and Canada? – Part 1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ow is the education going during COVID-19 in China, USA and Canada? – Part 1

大家好我是Liping也是三国妈妈群的群主很高兴大家能来参加我们首次公开的三国妈妈连线活动 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国美国和加拿大疫情间的教育 这次的疫情从2019年12月开始 12月初开始 到现在已经整整五个多月的时间了 或许很多人对疫情这个话题已经感觉到了麻木 但是今天我们讨论了不仅仅是疫情而更多的是我们妈妈最关心的孩子的教育问题 因为一群孩子的教育发生巨大的改变因为不能出门所以几乎所有的教育机构都重线下 转向了线上教育 考验着不同国家和地区的 教育系统应对这场危机的能力 那么我们 中美加三国妈妈教育群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相互学习和分享疫情中 孩子们的学习方式和经历 是一个华人妈妈相互交流的平台 我们不代表权威我们也不经行攀比我们 我们只聊我们真实的生活 相互学习 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来自中国上海的Lily和美国纽约州的Jessica来到我们这次的嘉宾妈妈 分享他们一下 这次在疫情当中的一些经历和想法 首先我们请Lily来自我 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Lily 然后目前的话我是居住在上海 我的孩子是一个女儿然后目前在读初中然后我们读的是 中国体制内的学校 谢谢Lily 请Jessica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Jessica我现在是居住在美国新泽西州 新泽西大家可能不是很了解就是在纽约市的边上一河之隔 我用两个孩子老大是两个儿子老大八岁今年读二年级 老二是 五岁多然后还没有 进入正规的学校学习 谢谢Jessica 作为今天的加拿大这边的嘉宾 我也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住在 加拿大安省的Burlington 然后Burlington很多人不知道Burlington在哪简单的说就是大多伦多地区的郊区的位置就像大上海的郊区一样 但是大多伦多地区的包括了都 多伦多市民加拿大是和其他一些城Burlington是其中的一个城市 但是大上海包括的是各个区县都是属于上海市下面了 所以我们这里时间是了多伦多时间是一样的 然后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在读SK就相当于国内的大班一个在读四年级两个都是男孩 然后我属于 在职妈妈吧因为我在当地运营一家 那个教育公司 那好现在我们正式进入我们今天的主题围绕这一主题那我这里准备了四个问题想和妈妈们一起来讨论一下 然后在这个四个问题之后如果那 那个在观 观看和设定的妈妈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在之后进行一个提问的环境 首先第1个问题我想问嘉宾妈妈的事 我所在的城市的第1例新冠病例是什么时候公布的然后政府要求大家隔离在家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请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和经历 Lily先来吧 而其实我对我在上海然后我我是就是有工作的 然后我的工作也经常会出差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在 12月的时候 已经有了就是一些 迹象告诉我在 湖北 武汉其实会有一些这个非典的 例子从 就是说卷土重来 昨天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那个是新冠 但是我也那个时候我本来有一个出差的任务是到咸宁 当时我们当地的代理就跟我们家一说起 请你不要去那边出差去 情况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当时我们会觉得 这个好像离我们上海是比较远的就觉得好像只要能够有 就是说这个公里数的这个隔在那里就不会来到上海 但是这个事情发展是非常快的到了一月的20号的时候上海的 第1列的这个新冠病例就已经确诊了 是一位来自武汉的阿姨她到上海来探望孩子 然后那个时候就已经公布了这样的数据 之后的话就开始建议大家能够在家里边尽量减少工作人员的流动 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状态 然后

而其实我们因为我们这个孩子所在的学校就比较不要特别对我们这边有很多来自湖北的一些家长 然后就他们老家都是湖北会是武汉的就是 所以会有很多的消息传过来 而当时就听说武汉已经非常严重 所有的他们已经就开始带领我们买很多的口罩包括一些消毒的产品 所以就在政府号召我们隔离在家的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有这样的意识 等到真正开始隔离的时候其实像口罩消毒水这种东西基本 基本都已经断货了 然后我记得我们在年夜饭的时候就一月24号的时候其实 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不会就说大规模的去吃年夜饭了都基本上已经是 小型的团圆饭跟聚会 然后我家也都是在跟父母吃完之后就就 就从大年夜开始就已经宅在家里边就 基本上都没有出过门了 当然后截止到今天的话我觉得我出家门的次数应该也是在 10次 差不多这样子然后基本上其实整个过程来讲它 开始是非常紧张跟惶恐的就觉得 空气当中就当是一个感觉 你觉得你呼吸的每一口气你可能都是有病毒的 是比较紧张的 我记得我第1次在宅 宅家出门应该是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1月29号开始 宅在家里到2月中下的时候我有出去过一次 当时因为家里边的同伙已经基本上不太 太够了虽然是有快递会送到 我就是我们的这个小区大门口 是不能够上家门的平常会计都是送到家门但是 那段 疫情时期的话是直接送到大门口然后 然后家里边会派个人到大门口去取 那么因为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像一些孩子吃的这就 牛排呀真的东西就必须到一个超市去买 所以我就出去了我觉得我是冒着生命危险出去的当时的感觉 我当时很可惜没有拍照 当时出去的状态就是戴上口罩然后戴了一副那个那种户外运动的 眼镜 然后带了一个就是什么 叫什么泳帽为什么带泳帽我觉得泳帽是硅胶的然后他质地会比较紧贴你的这个皮肤跟头部然后再穿了一件 我特地理了一些我不想要的衣服然后包括这种袜子啊然后鞋子然后衣服就是那一身衣服在我回来之后直接就扔在垃圾桶就已经不要 不要了但是 但是 这个衣服穿完之后我的外面还套了一件雨衣 然后在雨披上方还围了一根围巾 我觉得整个人的状态是非常紧张因为你也不知道 我就说你会遇见谁就是你迎面走来的人他是有病毒一切都是不知道的 尤其当时虽然没有强调无症状的这些人的存在 然后我们都是一直在找那个密码就是ABC什么A把这个病毒传给了B B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毒 然后它传给了C 然后C 有症状出现 B他一直都没有这种症状出现 它一直在传播 所以我们现在说身边很可能就会有这个体的存在然后我到我现在所处位置是在上海 在上海的张江 张江这里他们说是上海 湖北人聚集点比较多的一个地方 就更加加加长加重了我这么就是恐惧的心理 所以那天我出去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打扮非常的好笑但是我不Care 我觉得我就是保命所以我就去了 然后当时的超市的时候其实我就会有点介意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其实他的 状态跟我的状态有点不太一样 因为他们好像就还可以啊也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有没有病并没有保持说一米以上这种距离让我其实内心是会觉得啊 你们怎么一点都不在意这个事情 然后所以我就觉得就说一个 日本人讲是自诉就这个词是很好的就是 我们其实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来讲区是有这样的一个就是责任的应该就 就说你你对自己的一个自律其实是对别人的尊重那只有政府号召你做这些事情你都 你都去做了 那么我们才可以就是把这个事情就是平息下来所以 我们我们觉得上海人民还是比较自觉的 就整个过了就是说春节以后去上海的这个病例数其实并不高 整体控制还是蛮不错的 就是 当时上海是一个空城有很多人都回去了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这个这个就当时一个人的一个状态 但是到了后来就是慢慢的好像我们的病例其实都还有 有到控制病 并没有那么惊人然后 然后慢慢到春节之后的十来天很多人都开始复工了 那么复工之后就大家都会交流出来其实你多出去几次没有那么恐怖

这个几率也没有那么高就答就开始有种放松的这个状态 然后我其实还是不放松我也不出门呢因为我的工作可以允许在家里边做Online的工作我说二月10几号就开始Online工作了 但是呢 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包括我们这里那些就是疫情的专家一直在电视和网络上跟我们说 还是要戴口罩还是要勤洗手还是要去做 这种尽可能的隔离没有必要就不要出了 所以我还是遵循他们这些专业人士的一个就是号召集 基本上都是不出门 但是这个时候非常好的事情就是到了 我记得应该是二月下吧就是快递开始逐渐的恢复能够送到门了就是 很多了吗就我们也不用去大门口了然后这时候 好的生活用就是慢慢恢复到原来那个状态 就基本上已得这种惶恐的心里慢慢的又开始降低了 就越来越觉得好像没有那么惊人然后包括你看每天的那些数字 都是在降低 没有很多的新增然后 包括很多都是控制在机场或者是 就是去医院你就只要发现了就马上就被抓进去了所以就也没有什么觉得太可怕的事情 然后我基本上就也还是不出去的 我也不知道无症状的人他有没有来那么现在的话就像我 我昨天是第1天就是offline出去复工 然后我也坐了一下地铁然 也感受一下除了街上的人流 我觉得好像都觉得这个事情像很平静 好像没有什么对自己的生活太大的一个干扰了 但是我我内心其实还是会有些隐隐的不安 因为我觉得无症状的人还是有然后 包括他也有得过这个新冠的人她只是有复发的这个几率的 所以这个 这个病而且得了之后 终身应该都是会办确后就会有影响跟伴随 所以如果自己能够就 就是有自我保护的意识我还是尽量 建议我的那些朋友们都是更 更好的保护好自己 大概就差不多是这样一个状态 谢谢 对 哦或许 我觉得我们国外的气氛应该不会那么紧张吧 我想听一下Jessica那边情况是怎么样子啊 我先把几个重要的时间点然后我们 来说一下 我的新泽西州大家可以基本理解为就是和纽约州纽约市是一样的 如果把纽约理解为是重灾区武汉的话 因为纽约确实是美国最大的重灾区 那么我们新泽西就可以称之为是黄港地区 也许是因为新泽西的很多人都试过合作的铁和各种交通工具去纽约上班的 最纽约沦陷了的话新泽西是不可能 有任何的就是 逃脱的可能性的 所以我们周的第1例 案子的是确诊是在 3月4号确诊 然后我们的州长是在3月21号宣布整个州进入紧急状态并确 英文我们说叫lockdown 一直就说全州都进入就是全家就是 除非你是这种的必需的行业其他的就全部都是要关门的 大家多少待在家晚上要有宵禁 然后呢 学校是同一间是在前几天学校就是在3月17号那天就已经 宣布就是我们学泉州的学校都要关门 在3月17号之前有一个状况是跟中国的 这个情况 情况稍有点不同的就是我 我们 即便是同一个州下面的 每一个郡县下面的 自己的这个学校的校荐系统和学校的这个系统他 他都有自己高度的自治权 如果全州要求你必须 必须关门他们肯定关门 如果全州只是给了你一个指令性比如ctc说你可以 你可以怎么怎么样你们 学校有发生病例就关门 没有发生你可以自行考虑的话那这个时候学校是 有自己的选择权说我决定 我们学校不关不了我们学校啊 延迟关之类的 那我们 我们所在的这个Montville学区呢我们一些妈妈之路 这是我们学校在3月10几号已经发生很多起案例的时候 我们就希望学校关门大学校那个时候一直给我们的说是学校根据 根据我们现在的情况根据cdc的指示我们是不关门的 让我们的妈妈就尤其是华人妈妈就非常的 紧张和愤怒 因为我们觉得这种情况下你难道要等到真正有人发病了吗那证明你的孩子已经完 完全接触到了 我们应该防患于未然 所以我们就发起了联名的 这个申请 然后 我记得大概是当天晚上有我们一个华人妈妈发起的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只有超过100多位华人妈妈进行这个相学校这个校间进行抗议 这种 抗议的力量其实是很有用的

因为第2天上午他们就开始松口说我们会跟着 这个 我们的州进行再次协商 当天下午的时候 也是我们学校通知说好我们决定从下个星期开始关门咯 跟妈妈的努力是有关系的同时跟周的决定也是重叠在一起的时间 反正就是大约从 3月中旬开始整个全州 其实都陆陆续续开始学校关门 进行这种网课是的这种的远程教学 昨天 大概是昨天 我们的州长宣布新泽西州要继续延迟30天 全州的 居家令 也就是说我们的复工 虽然说美国很多地区开始5月份复工大 但是新泽西州在未来30天还是看不到巨大的变化 纽约州已经宣布他们在5月中旬开始 他们直言之15天的居家令 在新泽西州我还是个人比较支持的我们小心一点对吧 然后虽说新泽西州市未来30 30天都还要继续居家隔离 然后我们的 学校 是在这个星期一的时候已经也是全州进行了一个 就是发了 邮件通知 我们的这个学期学校是不会在开门了 我们会直接放假放到暑假 暑假结束之后现在说的是秋季开学 所以这个是新泽西州目前的状况 关于就说整个 刚刚提到的比如说就是这个 大家的一种敌对这种疫情那种突发状况一种反应 我想每个国家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一样的就是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不肯接受这种现状 美国一开始看到中国 发生 这种疫情的时候很快的撤侨 之后他们 很长一段时间又我们大本案例中在3月份发现了一开始只有在加州2月份有大概不超过 不超过十几例案例 所以我们一直觉得这个事情 虽然我们众志成城为 中国那边捐款捐物儿子自己的家人都在国内 我们家说的影响最大就是我的公婆 是在这边过了圣诞节 他应该是在2月末的机票回去 但是那个时候已经 不可能回去了我工作是湖北人 湖北宜昌的 所以是重灾区 我们就为他进行了延期机票改到了五月初 那当美国这边已经爆发之后 中国那边就是我们不允许飞机再飞回去了所以现在公婆的机票又被迫改到了7月份 至于7月份的不能回去我们 暂且观望态度 他们也代表了一部分滞留在美国的这些探亲老人 他们是中国公民然后但是因为这个疫情的关系他 他们现在是滞留在国外 也大部分的 低龄的留学生比如说16岁以下的他们应该是已经回去了然后但是还有一些这种的 留学的研究生或者是探亲的老人我相信他们大部分还是留在美国这边的 比如说我们家的两位老人 我们 刚开始的时候的恐慌是 华人之间的 因为我们太了解中国的这个症状发生之后这个疫情的可怕性 再加上中国人本身我们的这种高度的 警觉性所以我们华人 很早就做好了很充分的准备 这不仅体现在我们有口罩我们有各种的就是防护措施而且我们是非常严格的象Lily 刚刚讲的一样我们就是待在家里面不出门 然后那你至于你日常的生活用品的配送然后华人很早就开始有各种的华人团的团购我们是可以买到加拿大的游水龙虾 就是我们就是就是重的准备的是很充分的 那在这种情况下的时候你会明显看得到 美国人我这个时候大部分强调的是比如说白人或者是黑人尤其是黑人比如说纽约的布鲁克林区 他们对这个事情是 非常的一副无所谓的状态 然后他们认为这就是一场大流感这个肯定跟政府一开始的宣传也是有一定关系的然后他们就觉得 我们 而且因为一些 原因他们就觉得戴口罩 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他们认为戴口罩是胆小是懦弱的 戴口罩是就是你 你会给 给对方就是没有戴口罩的人比如说突然看了戴口罩出现我看不清楚你的 这个面容了我是有种恐慌的 大家都知道一个背景就是美国是允许持枪的所以说即便小孩子去学校包括你的很多节日是不允许有 阻挡你的东西的 这其实都是更文化背景相关的一些东西 但是我非常同意那个Lily妈妈说的 你 这个时候是一会是一份社会责任感 尤其是在后来政府要求你 出门必须带口罩的情况下来这个情况下就要转变你的思想 只有大家共同去做这件事情他才能够慢慢的 把这个事情压下去 那 现在的我们的案例还是在继续攀升 但是天气已经好起来了 尤其是上个周末新泽西州和纽约州都解封 周末的时候是可以允许大家就是出去的

新泽西州的州立公园 然后高尔夫球场都重新开门 虽然也是有严格要求你吊带口罩然后你一定要有用社交距离 但是这 这显然就是通过我们很多图片和那个 就是这种的录像都可以看的出来大家就是 明显就都是冲出去了然后 一旦出去了你这所谓的社交隔离的这个距离 就很难 也很难是控制住的所以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那我的原则基本上跟Lily是一样的我不管你 你们是怎么操作的作为一个两个孩子的妈妈我希望最大程度的保护好我和我的孩子所以 所以我非常支持学校今年 整个春季不开学 我的两个孩子也都是天天在家 美国有一点好处就是我们通常的 居住的面积比较大我们家就一个很大的后院最孩子们在家隔离其实他们也是有户外的这个 这个可以活动的空间的所以就是 也是可以在户外先到新鲜的空气 在外面玩 然后我觉得小心一点 把这个时间跨度过去 是 我现在的想法 谢谢Jessica 我说的说一下我这边的情况 就是说 我这边是我住在Burlington这边的那个华人相对其他的一些那个密集人口的那些城市来说 稍微少一点 然后我这边的那个第一例新冠是在3月11号确诊的 是因为从那个夏威夷回来的32岁的女性 周六夏威夷回来 然后周一就出现了症状 周三 然后就确诊了 然后第2天 3月12号了安省的教育部就通知安省所有的公立学校 3月14号到4月5号之间就是关闭 然后来就延长了这个先 慢点说 然后当时那个 华人妈妈朋友 当时11号 知道的一例出现之后12号就 不敢把小孩子送到学校去了 然后我那时候的感觉是没什么多大感觉因为我其实是被 就是这边的那些新闻啊那个已经灌输成就是 这个东西没什么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就是一个一个Flu然后那个 那死亡率的话也有3%左右然后 啊老人比较严重年轻人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不是特别在意 但是后来被身边的人影响之后呢然后在当时 又是一个流感季节然后那个弟弟班级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小孩都感冒生病了 所以我也害怕然后就13号的天然后也就学校关闭之前的最后一天 我也没把小孩就送到学校去 然后来就是我就开始去那个我们这张当地的一个 就是连锁店Canadian Tire 买三盒 口罩100 150张 然后想着万一就是后面长期的一个时间里面会有会用的到 但是我买那种口罩室内容手术室里面用的口罩 是那种后面绳子 扎的 不是那种橡皮筋的 我要出去每次都要扎 因为他的口罩买不到 想也不想折腾了就凑活用就可以了 然后我当然去买口罩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就 一堆口罩 放在哪里 然后所有的围着的人都是亚洲人 然后 看到一个 看到一个本地白人 然后看见那么多亚洲人在买口罩很奇怪然后就跑过来说 这个价格很便宜吗 有个人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会很尴尬的说就 还好吧 然后来看我又看到那个女的也就买了1盒 这是我的买口罩的时候我唯一一个看到了白人买口罩的 因为价格还可以 然后 接下来的一周那我们其实这里是那个March Break 就是类似于美国那边的Spring break 会放一个礼拜的假 然后也就是说 会那个 其实学校是延期了三个礼拜在 放学 然后很多 当地人他们是 对这个疫情并不是特别的重视所以说 在 之前准备好的那种March Break 假期他们照样是坐着飞机出去玩啊什么的所以说过了一个礼拜之后 我们 这边那个人数 那个得病的人数往上增长肯定 与这个也是有一定的关系 然后当地人他们不喜欢带狗上口罩出门 每当我那个这边出现症状之后大概就开始囤货啊然后包括很多老外也去同和但他们的习惯就不戴口罩 像我那个 之后那个去Costco采购的时候里面超级多的人

然后 超级超级多的人 那个排队是 非常长非常长的 从那个Costco的一端 楼的一边排到 几乎快要 里面空间 最最末的那个位置然后 然后一条长龙 然后我数了一下 整个当时我整个看到戴口罩的 也就4、5个人吧 包括我在内 然后白人大概有一个 到两个 然后中国超市的不一样 中国超市就很多人都已经戴口罩了 我现在的话那 本地人也在他是戴口罩但是 主要是我们这边是那个 保持那个social distance两米的距离 所以说 像那个西人的超市的话进门现在 那个进门的话大家都在外面排长龙 然后一个人与一个人之间保持两米的距离然后外面我们 我们这边的话 3、4月份的时候又很冷或者刮风下雨下雪的时候大家还在外面 排队进去 进去之后里面控制了人流量 人还是很少的 然后 大家呢 那个相互路过的时候也会很 自动的就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不从你身边路过 因为有这个空间不像国内 人口实在太多的话就没办法保持这个距离 但是还是要靠人的 自觉性有些人还是要 像我刚开始没意识到我自己带着口罩 我还是从别人旁边走过后来想想 其实别人心里面会有想法的所以之后我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这边我们这边 本地人他们不是屯口罩 他们是买卫生纸 一大堆一大堆的卫生纸 然后导致我好几个礼拜都没买到 还好家里还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 Jessica 那边会不会也有这样